Youth is wasted on the young.

开始

Vol. 5 劳动的价值总在虚无之间

忧郁是一下笔就倾斜的线
即便留神也难导正的氛围
一个人的孤独缓慢书写
以极度封闭的语言
曾以为一切美好都属免费
原来廉价的只剩眼泪
何苦辛勤排练悲剧重演
当你对自己的影子感到厌倦
身穿华服也不觉体面
当你开始有不安的自觉
再温暖的拥抱都不是滋味
而爱啊 恨啊
深刻不代表心神领会
认真思考关於有生之年
A little high little low
一个音 让他走
悲伤的人 紧握着
解不开的 对号锁
低调的经过
记忆是被辞汇框住的圈
多说一点就失去整个圆
怀念是抽他抽过的烟
最後只落个同病相怜
虽说各种消费都有回馈
劳动的价值总在虚无之间
低价收购一年12个月
当青春期不可言喻的雀跃
悄悄又爬进你的睡眠
後来...

Vol. 4 神或怪兽

“可是我的人生不是为了追求完美啊。他追求的是潜力极限,我追求的是人活生生的一面,人各有生存之道啊(大叫一声)人生的风景各有险峻,我可能是误入歧途、辛苦,可是能看到奇花。我们差三岁,他老是恨铁不成钢。不要老告诉小孩怎样才算个人,应该想自己要当怎样的人。”-ANPU


常常在想大家是否在光鲜一面卸下时 

是如何和自己那些灰暗暧昧的时刻相处

旧友相聚成了陌生寒暄 加之上下打量 

每个人似乎都在拼命谈论着自己 恨不得立刻每个话题都要扯到自己身上

只剩我尴尬的紧紧握住咖啡杯 

因为这些在我看来 都是非常没有教养的行为 ...

Vol.3 Like Sunday Like Rain

“Bright star, would I were stedfast as thou art”
BY JOHN KEATS

Bright star, would I were stedfast as thou art—
Not in lone splendour hung aloft the night
And watching, with eternal lids apart,
Like nature's patient, sleepless Eremite,
The moving waters at their priestlike task
Of pure ablution round earth'...

Vol. 2 我也愛移動 然而這是不可說

偶爾搖晃但他始終無法決定方向
傳說的土壤也或許只是沙
沙也罷。那岸邊, 仍是多麼神奇的地方
雖然我也會想…

但我也只想 想想

不安牠活在海水
而我安於鹹
歲月是你們之間
渴望牠們在季節裡面
我將看見飛魚與鳥的豔陽天

其實卸下所謂的防備也只剩沈默
(誰)都笑我 我若聽得見說不定就不會失落
我也愛移動
然而這是不可說 就像
我也歌頌 不過誰需要我這麼做

不安牠活在海水而我安於鹹
改變的我的裡面
沒誰毀滅誰 你若侵略、我就
等待飛魚與鳥的豔陽天

不安牠活在海水而我安於鹹
我想取代你的語言
我沒看見但是我感覺
世界, 像我一樣安靜激烈且深邃

(Stay, Don't you disturb...

Vol. 1 博尔赫斯与我

【敢问图书馆里的诸君 年少时谁不曾想浪迹天涯?】

有所作为的是另一个人,是博尔赫斯。

我只是漫步于布宜诺斯艾里斯的街头

并且说不定已经是下意识的会在一处拱券和门洞前踯躅逗留。

我通过邮件获得关于博尔赫斯的消息

并在候选教授的名单或人名辞典中看到过他的名字。

我喜欢沙漏,地图,18世纪的印刷术,

词语的来源,咖啡的香味和斯蒂文森的散文;

博尔赫斯也有同样的嗜好,

不过有点虚荣的将那些嗜好变得想演戏。

说我俩不共戴天,未免言过其实;

我活着,竟然还活着,

只是为了让博尔赫斯能够致力于他的文学,

而那文学有反证了我活着的意义。

我无需隐讳的承认他确实写了一些有价...

Love, new year

只问耕耘

Leo不要再咬我

1 2 3 4
© Oyster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